一半一半

杂食性动物

【卫龙】『落凡尘』——大悲不堪扰

“有些人念不得,一念,就盼着跟她走了。”😭😭😭


常規操作:

文盲,瞎JR写。


文笔辣鸡,夜半抽风,其实不虐,真的,最后头还有糖吃,还有个大喜的版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产出来。








  这一脚踏空下去,便是人间了。


  去寻吧,寻你的白月光,寻你的朱砂痣,寻你自己,寻死路一条。


————————————————————










  紫禁城内静的慌,许是天色沉了,谈体统规矩都显无力,




  云层压得低,那黑染下来,将万物声响吸的一干二净,




  宫灯闪了光,这一路到延禧宫,像是幽冥小径,每一步都在往阎王殿里去,




  夜里无风,却凉,寒气向来爱钻人骨子里,是痛了,也是活了,




  皇上向来不爱听人提物是人非,但今日除外,年年这时候皇上都会腾好些时辰,绕着后宫每一处走,像在看些什么,听些什么,可宫墙森森,早已什么也不剩了,




  李玉在身后跟得远远的,只蒙蒙能看见皇上身影,心里头担忧着,却不敢靠近,皇上早吩咐过,只今日今时,万事皆休,不许打扰,李玉却怕是游园惊梦,皇上年岁已高,怎么承得住,




  弘历这一路来都未曾开口,身边无人,开口也是自伤,今日更衣时瞥见鬓角斑白,不禁叹岁月比他无情,连个安慰都不舍得给,复收了视线,上朝去了,朝前的事还是烦闷,日日拼了命去修去改,再睁开眼又是诸多问题,原是天不盼太平,人却怪他这皇帝昏庸,唇角带丝笑意,泛苦,身边无人,话无处说,日子也更难过,




  他年年这时候走遍后宫,该说念谁,不是,只不过想安静安静,一年便给自己这一次机会,若真的念谁,他就不该看着御花园里的青梅树便逃,也不该瞥见灵柏就转弯,更不该路过延禧宫宫门而不入,李玉瞧不见他惜命,自己年岁高了,有些人念不得,一念,就盼着跟她走了,




  待夜色遮尽人影,仿若连万物都被这黑吞了去,弘历在这黑里,才看见那道宫门,可即算只是看见,都似深陷泥淖,一双腿极艰难着前进,分不清是自己还是天意,他总算在宫门外停下,阖眼细细去听,




  脑中日月回转,便能听见笑声,悦耳悦人,还有那身影,在远处跑着闹着,却不敢找任何往他身侧靠近的模样,他不能放肆,与往事早已画好界限,不让她靠近,也不让自己靠近,不靠近,才能盼着活下去,李玉见他恍惚模样,实在不忍,上前两步,“皇上!请保重龙体!”




  拉的弘历猛然睁开眼,冷眉冷目着睨过去,慌什么,不过是道普普通通的宫门,转身便走了,李玉抖了抖,忙跟上,却听皇上轻飘飘一句,“朕早就不痛了。”




  痛算什么,不过锥心刺骨万箭穿心的把戏,承的多了就习惯了,再断骨剜肉也无甚感觉,皇上说的不痛,不是无谓,是认命,痛过自然要认,否则如何对得起那几十年好光景,




  哭过笑过才算得人,天子本不该是人的,皇上却误落凡尘,尝尽酸甜苦辣,如今说不痛,全是自欺,皇上骗自己太久,一颗心锁的冰冷,笑不似笑,哭不似哭,丝毫情绪也压死,不发泄不去想,自以为坚强,却更像害怕,害怕稍有放松便被那痛攻城掠地,毫无反击之力,




  皇上是人,便会害怕了,年岁愈高愈怕,但他从不承认,像是和已故之人耍性子,那脖子梗着便梗着,梗了二十多年不见低头,但最后那夜时,许是实在累了,在那睡梦中念透想念之人,唇角总算是欣慰笑意,安然而去,随她一起,便让人信,二人永生永世,再不分离。






——————————————————————








  人一睁眼便是为阖眼而去的,中间什么情爱,不过是寻死觅活的调剂,让人活的甘心,死的也甘心,甘心了,就不怪天无情了。








-The  end-



【卫龙】『这皇上怕不是石乐志。』

言犹在耳,言犹在耳啊~双标的乾小四~


常規操作:

文盲,瞎JR写。


热圈使人膨胀。


1000粉福利!爱你们!


张嘴吃糖!!!(请叫我糖精本精!)






  说起皇上盛夏戴貂帽一事,李玉和海兰察最有资格开口,以往继后还是娴妃时,亲手为皇上做了双鞋,李玉向来秉承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原则,喜滋滋的开口想为娴妃娘娘赚一波圣宠,却听皇上语气不好,回了句,“她是真的闲。”踏了鞋绝尘而去,李玉赶紧跟上便作罢了,




  而如今轮到令妃娘娘,李玉原想这帽子的物料本就是皇上前些日子命人送过去的,现如今又是盛夏,根本用不着,除去费了些心思实在不算什么,但他又心知皇上的性子,以往从延禧宫里送过来的,不管是什么,皇上都能乐好半天,李玉刚开始还觉得开了眼,看惯了后也觉得自己是见过世面的人了,这帽子一到他手里,他便立马呈了进去,




  正听见皇上笑海兰察侍卫没出息,心上人送个礼物都能傻笑这么久,又说女人就爱在琐事上纠缠,不过是浪费时间,李玉一听忙停脚,在旁边儿稳了稳,又听海兰察侍卫提起令妃娘娘,皇上接话说心里并不在意,又说令妃喜欢不冷不热,便由她作,李玉这儿已是勾了唇,算着时机刚好,抬脚过去,“皇上,延禧宫的明玉姑娘带来了顶貂帽,说是令妃娘娘亲手为您做的。”




  眼瞧着原本皇上脸上还是镇定和无所谓,这一听马上换了几分惊喜,实在变得太快,海兰察在一旁心想,这皇上不也跟我一样,唇角压了笑,弘历又故作烦躁,“朕说什么来着,麻烦。”似不耐烦,李玉忙接,“皇上,正好这几日天儿还热着,奴才这就为您收起来放好。”却被弘历一拦,眼瞅着这帽子,也不管如今盛夏,抬手就戴上了,傻笑半天看两人,“诶,刚好诶。”




  看的李玉海兰察二人只觉头大,皇上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这帽子里放了能迷人心智的迷药?怎么皇上一戴上就像失了智,又不敢扰了皇上兴致,默默看着,想笑又不敢,见皇上戴着这貂帽起身,似炫耀般晃了晃,对着李玉,“怎么样?”李玉见惯这情势,稳了稳,“回皇上,奴才瞧着,极好。”弘历又看海兰察,“是有心哈?”




  海兰察也答,“回皇上,令妃娘娘一片真心,可见是时刻将皇上放在心上。”弘历一听,更是飘,眼见着都要出了那殿门,李玉心想皇上这副失智模样怎能被多余的人看去,忙开口,“皇上,这日头还热着呢,要不奴才给您收起来放好,等天气渐冷了再拿出来。”




  被弘历摆手拒绝,“诶,朕批阅奏折有些累了,出去走走。”李玉海兰察皆愣神,还是李玉反应快,“皇上,外边儿还晒着,这貂帽实在煨人,有伤龙体,您,”弘历还驳,“怎么有伤龙体啊?这日头晒,朕正好发发汗,朕觉着没问题。”一脚跨出去,瞧着就往延禧宫走,


 


  这一路宫女太监见了,都不敢信那是咱杀伐果断的天子,貂帽在那日头下耀着光,隔老远就能见着这奇景,只这样都够渗人,更别说皇上一路边走边找那李公公,“这帽子确实不错啊,朕觉着不热。”李公公尬笑,“回皇上,是。”




  偏偏快到延禧宫宫门时,弘历又将那帽子摘下来,拿在手上把玩许久,才递到李玉面前,语气十分严厉,“给朕收好喽,要有了什么破损,朕唯你是问!”李公公才松口气,“嗻!”忙唤人来取,又见皇上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踏进那延禧宫第一句,“说你们女人麻烦,没事儿做什么帽子。”















【卫龙】『此生有幸』

神仙爱情~


常規操作:

文盲,瞎JR写。


之前青梅雕那篇评论里有人说想看魏璎珞偷吻弘历被抓包,于是就有了这篇。


张嘴吃糖。








  弘历平日很少做梦,但这几日政务繁杂,加上下午被魏璎珞在树上挂着的模样一吓,夜半竟做了个噩梦,




  他梦见璎珞从树上摔下来,浑身是血,他想去抱她却怎么也动不了,他在梦里惊慌失措,却只能定定看她在他面前消失,心痛难忍,意识瞬间清醒,




  未来得及睁眼,便感觉有双温热唇瓣轻轻贴上他的眼睛,似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又一下,那人小半个身子压在他身上,弘历不禁腹诽怪不得在梦里动弹不得,唇角偷偷勾起弧度,“朕还不知道你有夜半吃朕豆腐的习惯。”




  那人忙缩回去,被子往头上一蒙,装睡,弘历笑着翻身将她勾进怀里,其他妃嫔侍寝时都是两床被子,只她,非说自己暖不热这床榻,要借龙体正气压寒,说白了就是把他当人形暖炉,送她一夜暖意,弘历从来拗不过她,又想着既是在这榻上便也无所谓什么体不体统的,反正合共就他两人,便从了她,




  魏璎珞被弘历勾进怀里,脸侧飞些红晕,自己这点儿小心思被他猛的逮个正着还真有些害羞,又听他在耳侧轻笑,似压不住的开心,想着明日他肯定得不要脸不要皮的羞她,心头暗恼,这皇帝平日里睡得跟个死猪似的,怎么今天半夜醒了,气不过自己如今吃瘪,正盘算着怎么扳回一局,又听弘历开口,“往后可千万别爬树了,朕刚刚做了个噩梦,梦见你从树上摔下来,吓坏朕了。”




  “是皇上自己胆小吧,嫔妾小时候天天爬,也没见摔过一次。”魏璎珞十分不服,反正不管弘历教训什么,她第一句应的都是不,弘历却笑,“不装睡了?”魏璎珞又一哽,咬咬牙,“就是皇上把我吵醒的。”




  “是吗?那刚才是谁偷亲朕?”弘历眼见着她耳朵根儿都红了,夜深心绪本就细腻见她这般,更是心软成泥,恨不得将她揉进怀里好好疼爱,“许是皇上自己做的春梦,谁知道是谁偷亲你。”魏璎珞仍是死鸭子嘴硬的模样,“那照你这么说,是朕梦里那个小妖精亲的?”弘历又往她耳后贴了贴,




  “皇上梦见了谁,嫔妾可管不着,嫔妾困了,要睡觉了。”说着又扯了被子蒙了头,被弘历一把捞出来,又拉她面向自己,“朕刚才说的好像是朕梦见了你。”看她脸颊一点点染红,弘历心头也漫起甜,“小妖精,为什么要偷亲朕?”那双眼睛此刻便是魏璎珞最喜欢的模样,十分包容,万分疼爱,引得她脸色又红了几分,换了毫不在意的模样,“想亲就亲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那你是承认了。”弘历眉眼弯弯,魏璎珞才知中计,心道今日是怎么了,竟踩进他的陷阱里,“是我亲的,那又怎么样?大不了,皇上亲回去不就完了。”说着就仰着脸往弘历面前凑,弘历却难得没贴过去,“嗯,朕不想亲回去,朕要你光明正大的再亲一次。”魏璎珞却想,这人好不要脸,还能主动要求人亲的,扭了头,“不亲,睡觉。”




  “那明日朕就让人把延禧宫里的秋千给拆了。”弘历面色忽的严肃,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谈什么正事,魏璎珞又看他,“皇上你几岁啊?还能拿这种事情来威胁人吗?”弘历却不以为意,朝她面前凑,“还想荡秋千就再亲一回。”分明只有三岁,魏璎珞看他这样子竟不像是在开玩笑,心情十分复杂,“皇上,您没忘记您比我大十六岁吧?”




  “朕不管,你要不亲朕,朕就拆了你的秋千,还有你那些个风筝,朕也让人给你收了,看你以后放什么。”弘历这一字一句说出口也不觉得害臊,许是被刚才那个噩梦给吓到了,如今再见到魏璎珞只剩下散不尽的幼稚,魏璎珞皱眉看他半天,又抬手摸摸他额头,“皇上您没生病吧?怎么突然像个小孩儿似的。”




  弘历也不回话,闭了眼直往她面前凑,魏璎珞在心头叹口气,才贴过去,吻上他的眼睛,却停留片刻,过了会儿才松开,却发现弘历早已睡着了,唇角的笑意还勾着,好似遇见了天大的好事,魏璎珞又吻吻他的唇,重新缩回他的怀里,寻一夜好梦。













【卫龙】『何处寄相思』拾贰(上)

世上独一无二的魏璎珞😭😭😭


常規操作:

文盲,瞎JR写。


你们期盼已久的疖疮来了。


乾小四:盼不得我好了!


圈内刀子雨,我来撒糖霜。










  拾贰


 








  原本朝前后宫事事顺遂,弘历也能放下心好好享受当下,有空没空去长春宫转悠转悠,看看璎珞习字,日子过得十分舒坦,可他前段日子太累,也忘了多注意身体,上午接见了外臣,下午就重蹈前世覆辙,生了疖疮,皇后礼佛先太后回宫听了这消息当即赶来养心殿,并决心要侍疾,太医多次劝阻无用,等弘历醒来时,容音已带了璎珞搬进了养心殿, 




  魏璎珞听了太医的叮嘱,端着明矾茶水和药膏进了寝宫,弘历坐在镜子前正抬手要挠,她赶紧过去,“皇上!挠不得!”弘历见是她,却连忙躲,开口就是冷意,“你出去。”魏璎珞见他确实衣衫不整,但也没必要这么说话吧,她又靠过去一步,不太高兴的样子,“皇上,你说什么?”




  弘历自觉语气不对,有些心虚,又退,态度软了软,“朕说,这疖疮极易传染,你出去,让李玉来。”魏璎珞才明白他是怕传染她,“奴才身体好着呢,不怕,皇上快坐下,我帮您上药。”魏璎珞拍拍身侧的椅子,弘历却不动,“你是不是连朕的话都不听了,”又开口喊,“李玉!李玉!”李玉忙进来,“把魏璎珞赶出去,以后上药的事情,你来。”李玉听着应了声,又看魏姑娘,




  “李公公,皇上病糊涂了,你就当他说胡话,先下去吧。”魏璎珞本就是天生反骨,而且皇上生病她怎么能不担心,她倒下皇上得看她喝了药才放心,她又何尝不是看皇上痊愈了才能放心,李玉夹在这两人中间,不知该怎么办,“魏璎珞,你听朕的,出去,跟皇后一起,搬回长春宫去,朕的病迟早会好,要是传染了你,你让朕以后如何面对自己。”弘历又是苦口婆心模样,




  “那璎珞也把话放这儿,皇上今天若是让李公公把璎珞赶出去,那以后璎珞就再也不见皇上了。”说着魏璎珞还偏了头一副生气模样,弘历只觉得头疼,“魏璎珞,你是想气死朕?”魏璎珞又拍拍身侧的椅子,“请皇上坐下。”李玉一看,自己又悄悄退了出去,弘历见她态度强硬,才开口,“那你得向朕保证,如果有一点不舒服都要让太医看看,不,有没有不舒服,每日都要让太医诊脉。”算是妥协,魏璎珞却一把拉了他,“行了,知道了。”压了弘历坐下,专心上起药来,




  魏璎珞原本是绣娘,手极轻极软,可弘历心里不这么想,那双手点下去的每一个位置都像燃了火,带着他浑身烫,又看镜中璎珞一副认真模样,不禁舔唇,魏璎珞该是感觉到这目光,毕竟太过滚烫,她抬眼望过去时,手下一顿,弘历那双眼睛里透着十分的欲火,她虽未了解过这种事情,可那眼神太明显了,她眯了眯眼,拿过一旁茶杯就着里边冷透了的茶水,抬手就泼上了弘历的脸,弘历一愣,魏璎珞却开口,“皇上,您清醒了吗?”




  弘历一哽,“魏璎珞。”魏璎珞又递了帕子过去,弘历擦了脸,“病还没好就想些有的没的,皇上,我看您啊,就是该!”魏璎珞冷了脸,继续上起药,弘历自知理亏,不好计较,便忍了,又坐正身子,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齐赶了出去,等好容易上完药,弘历只觉得腰酸背痛,比批一夜奏折还累,魏璎珞瞥他一眼,也不知是生气了还是怎么,端了药膏,话也没说,转身出去了,




  弘历看她半天,不知该怎么开口,直到李玉从门外进来他才收了视线,整理好衣物,想起前世也是璎珞为自己上药,只不过当时的他还是个混蛋,竟认为璎珞冒生命危险来侍疾不过是为攀龙附凤,还对她颐指气使,实在可恶,想着身上又痒起来,他总忍不住想蹭,躺回榻上也不老实,皇后本想进来的,却被他严令禁止了,容音身子本就弱,上一世只是运气好,这一世可不能再冒险,




  结果绕来绕去还是请了魏璎珞,只因为那弘历一脸幼稚既不能挠疮便挠龙榻,听得李玉一身鸡皮疙瘩,转身便喊了魏姑娘,魏璎珞进来就见皇帝似小猫样,缩着在那儿磨爪子,原本还生气,也忍不住笑了,靠过去就拍他一巴掌,吓了弘历一跳,转头一看,见是魏璎珞,开了口,“你怎么来了,不是生朕的气了吗?”说完又缩回去,




  魏璎珞坐到床边椅子上,“我也不想来,不过皇上不准皇后娘娘进来,娘娘实在不放心,所以才叫我来的。”又看他那幼稚模样,“果然和皇后娘娘说的一样,皇上一生病啊,就成了孩子。”弘历不服,翻身瞪她,“你要来侍疾就别气朕,你要气朕就出去。”魏璎珞对他吐吐舌头,又让他躺下,“皇上是没有事情做才觉得浑身痒,如果转移了注意力就不会有感觉了。”




  “可是太医说了,要朕放下一切,静养百日,若不是政务稳定了,朕才躺不住呢。”弘历那语气分明是三岁任性孩童,魏璎珞便哄,“是,皇上劳苦功高,为民生可谓尽心尽力,”




  “少讽刺朕。”弘历偏头,十分不高兴,魏璎珞又拉他的手,他却躲,“会传染。”没回头,魏璎珞也淡淡一句,“哦,那奴才还是出去吧。”说着正要起身又被弘历拉回来,“你陪朕。”眉眼里又带委屈,看得魏璎珞心头发软,才开口,“那奴才给皇上讲讲奴才小时候的趣事,皇上闭上眼睛。”弘历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却又乖乖闭了眼,听魏璎珞轻声开口,




  “璎珞六岁的时候,姐姐给我做了一个大风筝,我那时还小,看什么都觉得好大好大,那时候便认为这大风筝快比我还大了,于是我就想,既然这风筝这么大,那也一定能带着璎珞飞上天去,于是我就找了个斜坡,趁着风来,背着风筝就往下冲,结果人没飞起来,自己先左脚绊了右脚,一骨碌就滚了下去,”刚说到这就听弘历轻笑,“笨。”




  魏璎珞也不计较,继续讲了起来,“虽然滚了下去,可璎珞爬起来一看,大风筝还是好的,便又兴高采烈着上了坡等着风来再往下冲,就这样试了好几次,姐姐都来寻我回家吃饭了,也没飞起来过一次,可璎珞并不甘心,姐姐的话也不听,只重复着上坡下坡,到最后都快忘了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在这里疯跑,背后的风筝也早就被自己扯得破破烂烂,再也飞不起来,”弘历睁眼看她,眉目间已有倦意,“你这也是趣事?怎么说着说着都快哭出来了?”




  “皇上有没有过即算会摔得粉身碎骨也要一次一次去争去努力的事情?”魏璎珞突然发问,弘历愣了神,“朕……”魏璎珞却没等他回答,“皇上,您继续闭上眼睛,我再给您讲。”弘历又疑惑着闭眼,手被魏璎珞牵住,他也不躲了,“那日姐姐拼了命把我拖回家,头次打了我,边打边哭,然后告诉我,如果奢求的是不可能之事,那么就算付出生命也不会实现,自那以后我便再也不会做那些傻事了。”弘历又睁了眼,“你其实是存心惹朕不开心吧?”却见魏璎珞难得深沉模样,




  弘历拉她,“世事无常,如果没有拼过,又怎能知道是不可能之事,朕小时候曾盛夏时祈天求雪,你可有朕荒唐?”魏璎珞闷笑,“谁是来跟你比荒唐的。”弘历见她笑了才稍稍安心,“其实世人都说求而不得之事是不可能之事,朕却认为那不过是在错误的时候求了错误的事情,就像盛夏求雪,就算心再诚也求不来。”




  “那您说说我那放风筝的事呢,也是在错误的时间求错误的事?”魏璎珞提了兴致,没曾想弘历当头一盆冷水,“你那是读书少,吃了没文化的亏。”浇得她咬牙切齿,“皇上说的是,那奴才赶紧回去多看看书,往后可不能再吃亏了。”说着想走,又被弘历拉回来,“你那时候六岁,能懂什么,朕生着病,朕都不小气,你怎么小气起来了。”




  魏璎珞又坐下,不服着,“奴才本就小气。”换得弘历来哄,“是朕一时失言,不该说你读书少的,朕知错了,别生气了?”乍一看确实不像是弘历生着病,而他现在倒是没了身子痒的烦恼,满身满心的都是如何哄得璎珞不生气,魏璎珞看他服软,终是不忍,“奴才一入宫来听得最多的就是各宫嫔妃冷嘲热讽,说什么做奴才的只是主子身边的一条狗,再大本事也只配帮人提鞋,还说她们出自名门,我们这些做奴才的都明白谨言慎行,她们做主子反而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倒不知是我们读书少还是她们读书少。”




  弘历见她愤愤不平模样,不禁轻笑,点点她的鼻子,“我们璎珞啊,总是这幅义愤填膺的模样,那些个嫔妃们要再敢欺负你,你就还回去,反正闹到朕这里来,朕还是会护着你。”魏璎珞巴巴的看着他,“真的?”




  “当然是真的,朕不护着你,朕还能护着谁?”弘历又笑,魏璎珞听着只觉心暖,“那要真是奴才做错了呢?”弘历想了想,十分真诚,“错对本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朕这里,你不会错。”好一句你不会错,这得是多大的信任和了解才能说出这样的话,饶是魏璎珞也红了眼睛,“奴才何德何能?”




  “因为你是这天下独一无二的魏璎珞,朕为你,心甘情愿。”弘历抬手轻抚她脸颊,“皇上不后悔?”




  “落子无悔,绝不回头。”







【卫龙】『与你』贰拾壹(下)

宠妻狂魔乾小四又上线了~


常規操作:

文盲,瞎JR写。


今天卫龙斗嘴了吗?








  等弘历知道四阿哥爬树一事时,魏璎珞早带了永珹回宫里,摆一小堆青梅在桌上,自己拿把小刀专心雕磨着,永珹坐一旁流口水,魏璎珞也实诚,雕坏的就往永珹嘴里塞,总归是不能浪费的,这青梅本就仗着紫禁城沃土长得又大又圆,魏璎珞尝过一个,酸甜汁丰,确实好吃,永珹在一旁就盼着她雕坏一个又一个,自己便有的吃了,




  而后弘历带着恼跨进殿内,瞧着璎珞认真模样,一旁永珹转头见他,又跳下板凳几步过去,“皇阿玛!令嫔娘娘正在给永珹做青梅雕呢!”弘历气也不好发,只抱了永珹起来,到魏璎珞身旁坐下,语气还是三分严肃,“你不是答应了朕不带永珹瞎闹,怎么爬树去了?”




  魏璎珞没回话,永珹倒是维护起她来,“皇阿玛,令嫔娘娘今日是教永珹一个道理,”弘历倒是笑了,心说璎珞果然招人喜欢,相处过的人都愿意替她求情,便揉揉永珹的头,“令嫔娘娘教了你什么?”永珹理直气壮着朗声道,“自给自足,丰,丰……”想了半天,愣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魏璎珞便笑,帮他添上,“是自给自足,丰衣足食。”




  永珹忙接,“对!就是这个!”弘历瞧魏璎珞一眼,带些无奈,“你倒何时都有道理。”正巧魏璎珞手上那青梅又给她祸祸坏了,转手一塞便堵了弘历的嘴,笑着看他,“皇上早该知道嫔妾的性子,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弘历嚼碎一口酸甜,清香果汁满了唇齿,双眼微眯着,似愉悦,“朕都说不得你了?”




  魏璎珞复又拿了一颗,语重心长道,“说不得,这青梅雕做出来还得送去养心殿呢,皇上要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弘历便笑,手里捏着永珹小胖脸儿,“你吃朕拿朕那么多,怎么也没见你嘴软手短呢?”魏璎珞仔细看了看这梅子,又答,“这可是皇上自愿的,嫔妾不过是为皇上高兴才收下,为何要嘴软手短?”




  弘历笑着摇头,对着怀里永珹,带些严肃,“永珹,你这令嫔娘娘永远都这是白眼儿狼模样,你可不能跟她学。”永珹眼珠子一转,却笑,“皇阿玛不对!”弘历挑眉,“哦?皇阿玛怎么不对?”永珹便从他腿上下来,自己赶几步过去打开那冰鉴,从里头端一碗冰镇银耳莲子羹出来,魏璎珞忙开口,“永珹,你这可是叛敌。”弘历却笑,“永珹,这是什么?”




  永珹小心着把羹汤给他端过来,弘历赶紧接下,永珹才松了口气,又站直,蒙着鼻音像是撒娇,“这是令嫔娘娘专门给皇阿玛镇好的银耳莲子羹,令嫔娘娘说,现在天气热了,皇阿玛处理政务辛苦,若是来不了永寿宫等会儿就让人送过去,永珹馋这银耳羹,令嫔娘娘都是让人另外准备,不能抢了皇阿玛的份,所以皇阿玛,令嫔娘娘才不是白眼儿狼呢!”




  弘历忙点头,唇角的笑意压都压不住,又瞧了魏璎珞一眼,见她故作镇定继续雕着青梅,回头答,“是是是,是皇阿玛狭隘了,不知你令嫔娘娘一番心意,差些误会了,皇阿玛这就给你令嫔娘娘道歉。”说完便揽了魏璎珞,“朕的令嫔待朕最好了。”魏璎珞瞧他一眼,不答,却苦着脸,把手里青梅往弘历眼前一放,“皇上,这青梅雕太难了,要不您试试?”




  弘历便摆手,“朕怎么会这些。”魏璎珞不服,硬是把小刀和青梅放到了弘历手里,“皇上以往不是说自己能文能武,天底下就没有您不会的事情吗?难道皇上也是在吹牛?”弘历一哽,看着一旁永珹也是期待模样,实在舍不下面子,也学魏璎珞那样摆了姿势,“朕哪是不会,朕只是太久没做了,忘了步骤。”魏璎珞挑眉一笑,顺道给他个台阶,“好像第一步是先去核。”




  弘历便埋头琢磨起来,魏璎珞抱了永珹两人在一旁看热闹,前世弘历笑她手笨,这一次换了她,“皇上,你行不行啊?”




  弘历白她一眼,“你有什么资格说朕,自己不也雕不好?”而手里青梅险险脱了核,果肉始终太柔嫩,差些开裂,这青梅雕讲求的便是整梅脱核后雕花腌制,本只是最基本的手工活,可这两人手是一个比一个笨,永珹倒是高兴,趁着这阵子吃了不少青梅,




  魏璎珞又怕他吃多消化不好,索性雕坏的便留一旁做青梅酒,弘历琢磨许久,终是没了耐心,放了刀,剩一手汁水,支着不高兴,扬了扬手,“送御茶膳房雕去,朕没这闲情。”




  魏璎珞便偷笑,怀里永珹已靠在她怀里睡着了,命人将永珹抱了下去,才拿身侧绢帕为他擦手,“皇上这下不笑嫔妾了吧?”弘历轻哼一声,“朕这手是为天下苍生,翻云覆雨,又不是为雕青梅的。”魏璎珞挑着眉带些好笑,“是,皇上人中之龙,自然不会为这小小的青梅雕犯愁,只不过是皇上说,在这殿内要做人丈夫,既是做丈夫的,那便要讨夫人欢心,这青梅雕也不过是个小把戏了。”




  弘历听在耳朵里又笑,点点她额头,“你是永远都能找出些歪理来讲,朕也不知道你这小脑瓜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魏璎珞倒是不谦虚,“总归还能让皇上惊艳一世,皇上就等着吧。”弘历拉了她葱白玉手,抿唇轻吻,“好,那朕便等着。”




  而后弘历回了养心殿,原本为政事烦愁现在也觉轻松不少,李玉瞧着自家皇上这模样就想感谢永寿宫的主子,这阖宫里也就她有本事,一句话就能带得皇上由阴转晴,皇上在养心殿内处理政务,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快晚膳时又唤了御茶膳房的厨子,这厨子胆小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一到养心殿便请罪,弘历自己都还没开口便看他跪下,“请皇上恕罪!”




  弘历微挑眉,“你何罪之有啊?”厨子也愣神,这怎么答,“还请皇上明示!”弘历摇摇头也不计较,只开口问,“你可知青梅雕做法?”厨子一想又磕头,“回皇上的话,奴才知道。”弘历便让他起来,绷着脸,“朕听说这青梅雕最难的便是去核雕花,你可有诀窍啊?”厨子却想,皇上打听这个干嘛啊,又忙从实道来,“回皇上的话,这青梅去核确实难,不过若是先在糖水中浸润一个时辰,果肉多了弹性便可轻易去除,雕花也更加得心应手。”




  弘历道是茅塞顿开,原本就觉得那果肉实在柔嫩,刀尖力道实在考人,如今听这厨子开口解惑,他便多了些底气,便让他下去泡些青梅,一个时辰后送过来,大厨更是想不明白,皇上这到底是想干嘛啊?可又不敢开口询问,只应了后慌忙往御茶膳房里赶,李玉听了这事也是摸不着头脑,怎么皇上也学着那令嫔娘娘想一出是一出啊。 




  果然,魏璎珞这一次还是没那雕青梅的耐心,一篮子青梅被她雕烂了一半,全泡了青梅酒,剩下的又清洗干净送了些去寿康宫和长春宫,留了一小盘给永珹,自己没吃几个,全累手去了,不过这次她倒没把青梅酒送去养心殿,想着自己累半天还能没个补贴?便留了青梅酒自己享受去了,弘历也没去讨过,好似那青梅被人摘了就摘了,不盼着人拿来讨好,魏璎珞便更是理直气壮,




  李玉却知道那日下午御厨呈一小坛青梅来,皇上又让他雕了一个给他瞧,似懂非懂着点了头便遣人下去了,而后皇上便在那殿内专心致志做起了青梅雕,李玉才明白,皇上原是为令嫔所学,便悄然带了笑意退出殿外,只叹谁道帝王无情,不过是未见过天子也有低头时。







【卫龙】『与你』贰拾(上)

甜skr人了!!!


常規操作:

文盲,瞎JR写。


高甜慎入。








  次日吉祥一早便偷偷拿了什么往绣坊外走,玲珑正想不明白昨日她缝补旧衣时吉祥在那正殿做了些什么,看她鬼鬼祟祟便想跟上去,却被一旁锦绣一拉,笑着对她开口,“玲珑,听说昨天你和吉祥去永寿宫了?”玲珑本不想搭理,可锦绣却不放手,顺便摇了摇,“你就跟我讲讲嘛,令嫔娘娘以往可是我们这儿绣工最好的人,如今得皇上盛宠是不是特别风光啊?”




  玲珑一听绣工二字便是不服,“你胡说什么呢?”又被锦绣拉回去坐下,“好玲珑,当我说错了,你就给我讲讲好不好?”玲珑带着不耐道,“去了便去了,有什么好讲的?”锦绣又讨好着笑笑,“你还记得当初我们和那令嫔娘娘一起进宫选绣女时见到的妃嫔仪驾吗?可风光了!我听说令嫔娘娘做贵人时就有这种待遇了,想必皇上一定很宠爱令嫔娘娘,令嫔娘娘如今该是更风光了吧?”




  玲珑一声冷笑,带些自傲,“令嫔娘娘风光又如何,总归只记得我和吉祥,你可别忘了刚进宫时是谁先得罪的令嫔娘娘。”锦绣脸色便有些不好,只暗恼当初自己怎么就那么鲁莽,又软着态度,“我就是知道自己以前不懂事,所以才想请你帮忙啊。”玲珑只瞧身前绣架上的绣品,再不看她,“我不会帮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心说就你这样子还想攀高枝,




  锦绣被她这么一说自是不悦,心头骂人自私自利,甩手便走了,回身却见吉祥蹦着从绣坊外回来好似心情很好,便开口问了句,吉祥却显得有些慌,“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高兴而已。”引得锦绣起疑,留了个心眼,




   而后便是绣坊寻常的忙碌,玲珑锦绣吉祥三人,手下做着绣活心头却各有打算。




  永寿宫今日新来了个小太监,比起皇帝以往选的那些,实在俊俏多了,一双眼睛轱辘转,机灵模样,又生得一张巧嘴,甚是招人欢喜,魏璎珞瞧着这世这小全子,心想没了小嘉嫔利诱,今生自己又该盛宠不衰,想来这小全子聪明机警,便不会轻易背叛,锦人刚带他来永寿宫,魏璎珞便赏了好些银两,把人一颗衷心圈得死死的,




  弘历午膳后进永寿宫,本打算让璎珞陪他小憩会儿,抬眼便见前世那仗着主子垫脚,胆大包天的小全子,转头就瞪凉亭中坐着的魏璎珞,“你怎么把这小太监挪过来了?”魏璎珞倒是不在意模样,还琢磨着什么时候绑个秋千,“这小太监俊俏招人喜欢,嫔妾肯定得把他挪进永寿宫,可不能便宜了别人。”弘历听懂她话中有话,可还是不高兴,浑身透了酸,“什么叫俊俏招人喜欢?你作为后妃,这种话能随便说吗?”




  魏璎珞瞧他一眼,偷笑着捂了鼻子,“哟,这是御膳房老陈醋坛子砸了吗?怎么这么酸?”弘历几步过去,拖着她起身束进他怀里,“不是御膳房,是朕,朕不想听你夸别人。”魏璎珞更是开怀,靠在弘历胸膛,“皇上,数十年光阴过去,您还是这么会吃飞醋,瞧不惯傅恒大人,容不下小全子,就连李公公多看一眼都得被您踹得原地打滚儿,您这又是何必?”




  弘历不服,捏着她的脸抬头,“你是朕的女人,本就该全身心只为朕,前世朕能不计较你与傅恒旧事,可重来一次,朕自然要将这劳什子情谊掐散在未然中,而小全子更不必提,上辈子借你威风,多次来养心殿传话气朕,这次又得你重用往后还不更加作威作福?”




  魏璎珞笑笑拍开他的手,好似深明大义,“奴才都听主子命令,小全子向来机灵明白主子心意,办事又周全小心,嫔妾重用他是自然,皇上也不必担心,这世啊,嫔妾尽量少气皇上,让皇上更长寿些。”弘历眉眼间才算软了些,双眸是情深似海,“唯有你在身侧,那才叫长寿,若只剩朕一人,”




  魏璎珞夹一丝坏笑,凑到弘历耳边,“若只剩皇上一人,那便是老不死的。”听弘历轻哼一声,侧头趁势轻咬她耳廓,又是不服,“朕若是老不死的,也怪你没用,说什么祸害遗千年,全是骗朕。”魏璎珞微缩,又揽他脖子,站直望进他双眼,理直气壮着,“那这辈子,皇上便好好照料嫔妾,不给嫔妾欺骗的机会便是。”弘历笑了,带得这天光都更显明朗,“说得好,令嫔果真深得朕意,朕甚心悦。”




  魏璎珞便挑眉,唇角那笑意是狡猾,“嫔妾既讨了皇上欢心,那皇上便将小全子赐给嫔妾吧,往后明争暗斗,身侧多几个得力助手,总归是好事。”弘历眼珠子转了转,好似真在仔细考虑,前世数十年心有灵犀,这次魏璎珞早知他什么意思,只踮脚吻他,而后熟门熟路着撒娇,“皇上,好不好嘛?”




  弘历一身虚荣自傲全被满足了个透,仰着头故意不耐烦着,“行行行,朕答应你便是,快收了你那阵势,让别人瞧见像个什么样子。”魏璎珞又偷笑,向来这皇帝就爱这套,分明心里头高兴的快翻了天,面上还是死鸭子嘴硬,摆一副无奈模样,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她魏璎珞无理取闹,




  而后弘历又拉了魏璎珞进殿内要小憩,魏璎珞现今年轻浑身使不完的窜劲儿,哄了弘历睡着,自己便到殿外命人绑起了秋千,又布置了个画台,琢磨半天该是没什么缺的了,才重回殿内,估摸着时辰唤榻上那人起来,谁知那人拖着她,刚睁眼还带鼻音,“朕不想起。”




  魏璎珞只觉好笑,本想收手带他起来,“皇上,您今日还有政务没有处理,可不能再睡了。”弘历一把将她拉回怀里,双眼微眯,“以往都是朕哄你,这回换你哄朕,如何?”




  魏璎珞挣了挣,甚是无奈,“皇上多大的人了,怎么睡个午觉还这么多幺蛾子。”弘历只笑,往她眼前凑了凑,“只在这殿内,朕不想做皇帝,只想做你的丈夫,和你的心上人。”魏璎珞板着脸,轻拍他额头,“皇上,这可不行,要让阖宫知道您在这永寿宫内小憩延误政事,嫔妾可就成众矢之的了。”




  弘历却不答应,轻贴她唇,一回又一回,逗得璎珞轻笑,拍他胸膛只剩娇嗔,“皇上~”最后那吻印的深了些,是透过双唇压进璎珞心底,弘历抵着这力度,唇边含糊着三个字,“我爱你。”而后魏璎珞迎上,“璎珞亦是,”却又不合时宜着,“可皇上,真的该起了。”弘历见这招不管用,虽是甜上心头,还是带些小脾气,终是被魏璎珞拖起来,哄着送回养心殿了。











【卫龙】『与你』拾陆(下)

甜蜜蜜~


常規操作:

文盲,瞎JR写。


小四也并不是一直都憋着啊。








  这些天,皇上夜里常歇在长春宫,明眼人都知道是为什么,皇后自二阿哥走后便始终眉眼间带遗憾,如今她身体渐好,也该是考虑嫡子的时候了,本以为皇上复宠皇后会引得令嫔不满,却没想到人毫无反应,每日操心好自己,而后去看看太后四阿哥,




  魏璎珞虽然除了请安没再往长春宫里去过,可又时常给叶天士出主意,想各种前世用来给她补身子的法子给皇后娘娘补,别人倒不知道,只说令嫔不算得小气也不算大度,始终只是个包衣出身的女子,自然没有那胸怀,这话不止一次传到魏璎珞耳朵里,她也只当耳旁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锦人的性子慢慢被魏璎珞教的与她自己相似,原本就是个极聪明的姑娘,如今更是察言观色谨言慎行样样俱到,魏璎珞待她极好,平日里有什么赏赐都是她领头份,她自然也感激这样好的主子,暗暗发誓要在主子身边伺候她一辈子,




  可她始终不明白,主子入宫来,既不侍寝固宠,也不争风吃醋,任皇上来便来,不来便自己给自己找乐子,好似皇上如何跟她毫无关系,今日主子又抬着脚往景阳宫走,分明那景阳宫里的舒贵人见她始终带着刺,人话都不会说几句,若不是有庆贵人在一旁当和事佬劝着人,那舒贵人怕不是得冲上来挠人几爪子,活像只会打鸣的母鸡,嚷得人头痛,




  其实魏璎珞就爱逗舒贵人,自前世她俩就不和睦,时常斗嘴,庆贵人向来站中间,劝也都是劝她那纳兰姐姐,因为她那纳兰姐姐就从来没斗赢过,位分被人生生踩在脚下不说,连斗嘴的功夫也敌不过别人,这世更是,魏璎珞重生,一张嘴练了一辈子,再来一次只会更伶牙俐齿,对上重头开始的舒贵人,那是屡战屡胜,屡胜率战,气得舒贵人牙痒痒,又不敢得罪,谁让魏璎珞还是比她高一级,




  今日进景阳宫,舒贵人还是那样子,瞧见她,阴阳怪气着,“哟,令嫔娘娘又来了,可真是我们景阳宫的福分啊。”魏璎珞勾了唇,自己去寻了座,“确实是你们景阳宫的福分,毕竟后宫里也就本宫舍得往这里头走,别人都看不上眼。”舒贵人咬了那一口银牙,心头默念静心咒,




  殿内庆贵人才带着四阿哥出来,见了魏璎珞忙行礼,一旁四阿哥却挣了她的手,奔着就往魏璎珞怀里去了,“令嫔娘娘!永珹好想你啊!”魏璎珞将他抱起来,笑着问,“令嫔娘娘昨日不是才来看过你?”永珹常跟她伙着玩,性子也跟了她的古灵精怪,嘴里全是讨巧的话,“可是永珹今早醒来没见到令嫔娘娘就好想令嫔娘娘啊。”




  魏璎珞轻刮他鼻子,“你这副巧言令色模样要让你皇阿玛瞧见了,指不定要打你屁股呢。”一旁舒贵人又开始了,扶扶头上那发簪,绕着弯儿开口,“令嫔娘娘,这景阳宫可不比永寿宫,常年都不见皇上来一次,四阿哥即算再巧言令色点也惹不了皇上生气,便随他吧。”




  魏璎珞瞧她一眼,“舒贵人自暴自弃模样本宫瞧着倒是极舒心啊。”舒贵人当即瞪了眼,极生气着,“你到底什么意思?”一旁庆贵人忙过去,扶了她,“纳兰姐姐,昨日你说的安眠养神的那法子该用哪味药来着?妹妹记不太清了。”




  舒贵人被这岔子打断,很不耐烦着被她拖走了,“不是跟你说了是萌葛,萌葛,你这什么脑子,要人说多少遍。”庆贵人悄悄瞧魏璎珞一眼,带着歉意,魏璎珞倒不在意,只回她淡然一笑,又带着四阿哥去玩了,




  今日御花园里热闹啊,令嫔娘娘带着四阿哥在园内闹腾,正拿着前些日子皇上命人为她备好的风筝想往天上放,令嫔娘娘向来在玩闹上亲力亲为,也不让小太监帮她跑,自己扯着风筝这边一圈儿,那边一圈儿,四阿哥就跟在她身后,边跑边傻不愣登的笑,又为她加油鼓劲,“令嫔娘娘跑快些!风筝马上就飞起来了!”




  “永珹瞧着啊,令嫔娘娘马上放起来给你看!”魏璎珞正高兴呢,风筝在她身后随风起,终是高高扬起,稳稳往天上去了,永珹那双眼跟着风筝走,仰着头差些翻过去,忙站稳又是跳又是鼓掌,“令嫔娘娘太厉害了!”看着魏璎珞双眼全是遮不住的崇拜,魏璎珞一抹头上的汗,笑得十分灿烂,自己也是许久没放风筝了,差些忘了这乐子,




  恰好弘历今日正打算和傅恒在御花园内下棋,瞧见这光景,满心满眼全是笑意,取了怀中绢帕过去,先揽了她的腰,“瞧你这模样,哪像一宫主位。”魏璎珞回头见他又笑,“皇上。”他便抬手用绢帕轻擦起她额角的汗,三分责备,“出了汗再受风吹最易着凉,朕不是早让你注意身体,怎么这么不听话?”剩下七分,是无奈,是宠溺,更是心疼,




  魏璎珞却拉了他的手,“皇上快帮嫔妾扯着风筝。”风筝线便往弘历手里塞,弘历下意识握住,还没反应过来,就成了自己在放风筝,魏璎珞偷着懒站回永珹身边捂嘴笑,一旁永珹也拍手,“皇阿玛也好厉害!”弘历只觉无奈,瞧着那俩小孩儿,对了魏璎珞,“也就只你,敢使唤朕给你放风筝。”




  魏璎珞却不服着,“嫔妾为皇上做的事多了去了,皇上帮嫔妾支棱个风筝怎么了?”弘历也不反驳,按记忆里放风筝的技巧收拉回放,风筝愈来愈高,身边俩小孩儿更是崇拜,嚷着好厉害,喊得弘历耳侧发蒙,唇角却是压都压不住,转头瞧见璎珞正看着自己,那双眼睛含五分柔情,剩五分笑意合十分爱慕,融了弘历的心,分明是他为她放风筝,他却想道一句谢谢,




  李玉在身后不远处瞧着皇上,身侧站了富察侍卫,听他道,“李公公,我还从没见过皇上这么宠爱一个妃嫔。”李玉默不作声,唇角含笑,心头却想,别说是您了,我陪在皇上身边这么些年了,也从没见过皇上如此盛宠啊。













一个在心上,一个在远方。不管哪一个,都是你@旭凤

染:

香蜜走的第二周!在微博上看到一个超赞的结尾扩写!真的是神仙文笔了,我不允许还有人没看过,通过增加了一些内容完美把结局变得甜甜甜,同时对心上和远方的解释是我见过最好的了,原作者简直是宝藏🙊

花碎

猫猫会游泳:

梗缘微博评论:


让锦觅当着凤凰的面,把真身霜花拿出来,说要把命还给他,然后一瓣一瓣掰下来,捏碎,看凤凰能坚持到第几瓣……


非常合本葡萄亲妈的意了
游戏之作,侵删


甜甜蜜蜜属于灵修夫妇,ooc属于我
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你若再说一句爱我之谬言,我便立刻杀了你!说一次!剐一次!”他一身玄衣,眉目里已有狠绝,满眼的不屑一顾,厉声威胁道。


  锦觅抓着他的手渐渐松了,扬眸紧盯着他眼底深处似是想看出什么来,终是在他深邃眼底未望见一丝情爱,苦笑一声将手收了回来。


  “你恨我,应当。”


  锦觅一扬袖袍,水蓝色结界应运而生,缠缠绵绵将其包裹其中。


  “春华秋实你不在乎,应当。”


  皓腕翻转,灵力翻涌,锦觅运功轻喝,摧出霜花真身。


  “九霄云殿欠你一命,今天,还你。”


  旭凤眉角一跳,强行压下蚀骨戮髓的心悸,勾唇轻讽道。


  “不知水神今日唱的是哪出苦肉计,劝你少费心思,旭凤若是再信你便是蠢到无可救药。”


  原来缘散了便是刀山火海也舀不回了,心里那点刀割斧劈的疼痛痛到极致尽硬生生勒出些快意来。


  锦觅纤长的指尖微微一挑,一瓣霜花落了下来,信手一挥,前程往事皆似这瓣霜花碎成粉芥,一口血在唇角涌出被锦觅信手擦去。


  “凤凰,不要你动手,要杀要戮,我总归是爱你的。”


  旭凤愣在原地,一时懵住,反应过后一拳砸向阻隔两人的结界。


  “锦觅,这霜花竟是你真身!你发什么疯!出来!”


  水利万物而不争,蓝色结界缠缠绵绵将这一拳爆出的山呼海啸般的灵力尽数吸去,以柔克刚般地守护着结界中的人。


  “你死了,我们的树也死了,不知我这一命赔不赔的回来,凤凰,我爱你。”


  第二瓣霜花应声而碎。


  旭凤浑身的血都凉了。


  他连出注入全部灵力的几掌,却像打在棉花上一般毫无波澜,他瞪大眼睛望着结界里又吐出一口浊血的锦觅,低喝一身竟也是一口血噎间,眼巴巴地扒在结界上,声音近乎哽咽。


  “锦觅你先出来,是我输了,我不怪你了,你欺我杀我不爱我我都不怪你了,我求你先出来!”


  锦觅怔愣原处,胭脂蘸泪,眼泪顺着眼角流下一滴滴递在地上一抬手毫不留情地捏碎了第三片花瓣。


  “事到如今你就不肯信我爱你,傻凤凰,你要怎么才能相信呢,我爱你,比穗禾爱你,比谁都爱你。”


  旭凤只觉自己疯了。


  “我错了锦觅,你停下,我不要你赔,你快停下!”


  魔界尊上破空祭出真身,火凤凰摇曳着赤尾一次又一次徒劳地撞击着薄薄的水帘。


  第四瓣还是碎了。


  “别了,凤凰,我爱你。”


  终归是力竭,旭凤半跪在地上早已是泪流满面。


  “锦觅,我先前都是气你的,我不恨你,你别丢下我,你停下啊……”


  花开花谢,缘起缘灭,不过五瓣霜花碎尽。


  “锦觅!!!”


  


  “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锦觅睡的朦朦胧胧,被枕边人一声痛叫惊醒,掐诀点了窗边蜡烛,起身查探,不想却被一把拉进怀里。


  “锦觅我错了,不要离开我,我爱你。”那人声音带颤竟似哭过,锦觅微惊,仰头去亲他眼角的泪。


  “凤凰,我在,都过去了,我也爱你。”


  幸好所有的遗憾与错过都是噩梦一场。


  幸好还有失而复得。


  一夜春光好。
  


  

  


  

凤凰,你永远高贵。

fomalhaut: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这就是凤凰无论是于帝储的天骄之子,亦或是于堕魔成王之位,他都是始终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的战神,初心未变。


我喜欢的角色都不屑于卖惨博同情外,不屑于做乞者博眼泪之事。


因为,强者,无论世界对他多摧残多重击,他永远能怀揣希望,逆天改命,向阳而生!


俗话命运,命格都是由态度和性格决定,就算全世界辜负他,他也不会因别人都过错而改变自己,也永不屑于世间弱者缠身的嫉妒与阴谋黑暗面支配,他永远保持善良,心怀宽容,向往美好。
所以说为什么大家都好奇天后天帝能生出这么纯善通透的儿子,这大概就是出淤泥而不染罢。


不被命运所摧毁心性,他才是能主宰自己的强者。


旭凤,你是高贵的!你亦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