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一半

杂食性动物

[复联]正派和反派是如何相互拯救的(36)八风不动

被这份干净却又复杂,举重又若轻的爱狠狠地击中了。

给我来只吧唧熊:

如果我只发一章能发出来不。。。




Ch.36. 抉择


托尼慢悠悠地往斯塔克大厦飞着,准备再换一套能用的战衣,中途还时不时地在空中踉跄那么一下。不是他不想快点儿行动——毕竟现在洛基还不知所踪,不知道又要搞出什么大动作——实在是他的机甲破损严重,左手的喷气装置几乎处于半残状态,不良于飞。不过说实在的,能从高速旋转的引擎转叶中逃出生天已经算是天大的运气,他确实不能要求全身而退那么苛刻。


可是,他才离开没多久,为什么他心爱的大厦顶楼会多出来一个又大又丑的古怪装置? 


“贾维斯,怎么回事?”


“Sir,有人刚刚把宇宙立方安放到大厦上,试图通过我们的方舟反应堆激活立方。”电子管家回答,少有的忧心忡忡。


“那就立即关闭大厦反应堆。”果然,航母上的一切不过是敷衍了事的预告片,这一场才是洛基的重头戏。


“我已经做了尝试,但宇宙立方已经开始持续产生能量,根据能量波测算,预计二十分钟之后会被完全激活。”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托尼嘟囔着,抬手试探性地朝那个装置发射了两枚小型导弹,而几乎与此同时,幽蓝的立方体四周立刻就出现了一层护罩似的小型力场,将导弹爆炸产生的所有能量尽数屏蔽并反射出去,外围的托尼被这股气浪波及,差点儿被从天上掀下去,而宇宙立方及其周边的激活装置却丝毫无损。


“Sir,那是纯能量构成的,无法穿透。”贾维斯的声音传来。


“我也发现了。Plan B,准备马克七号,为我换装。”托尼瞥了宇宙立方最后一眼,一面匆匆降落到平台上,一面这样吩咐着自己有求必应的电子管家,他本来还想在一切就绪之前抓紧时间喝上一杯,权当为托尼·斯塔克第无数次死里逃生庆祝,并好好安抚一下自己惊魂未定的神经,谁知洛基就是不肯消停哪怕一小会儿。他就非要和他对着干不可吗?偏偏在他的地盘上,这是他的大厦,又不是什么狗屁歌剧院大舞台。


“欢迎回家。”托尼将将脱下破败不堪的马克六号走进大厦,一个声音就从他背后传来,令他浑身一僵。


“真甜蜜啊,好像我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一样。”托尼迅速恢复了镇定,转身面对施施然向自己走来的洛基,“要一起喝一杯吗?”


“为什么不呢?”洛基露齿一笑,“不过我奉劝你一句,拖延时间于事无补。”


“或许我只是单纯地想和你喝点儿东西、聊聊天呢?”托尼耸耸肩,一脸无辜,却趁着倒酒的间隙偷偷将马克七号的控制手环戴在了手腕上。


不过他的这个小动作显然没有逃过洛基的眼睛。


“又或许你想玩点儿小把戏,”邪神那双绿眸子意有所指地瞄了一下托尼的手腕,却没有表示出下一步动作的意图。


托尼不为所动地将半杯伏特加递给洛基,又为自己倒了些威士忌。


“我想我们应当坦诚相待,像从前那样。”他拿着杯子凑到嘴边喝了一大口,说。


“想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洛基迅速领会了托尼的言外之意,他转动着酒杯,玩弄地杯中的烈酒,不紧不慢地说道:“新的秩序即将在绝对的力量之下诞生,没有人能够阻止。你是个有价值的人类,就这么跟随旧世界一起死去未免有些可惜,我不介意费些力气,好把你招入麾下。”


“真是太贴心了,”托尼假笑着,“所以,你不舍得我死,对吗?”


“随你怎么理解,”洛基相当大方地承认了,他将杯中的伏特加一饮而尽,随手将酒杯扔到地毯上,接着用一种大型猫科动物靠近猎物的威势和步伐走向托尼,“宝贝,我知道你不是心甘情愿的,可这回由不得你……不过我可以保证这一点儿也不会疼,只要你肯乖乖的——”


说着,他抬起手中的心灵权杖,点在托尼的胸口上。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凝固了,托尼瞪大眼睛看着洛基,而洛基也在观察托尼的双眸。


良久——


“你听上去像是要对女学生下手的诱-奸犯,”托尼语调轻快地说,“不过你的‘权杖’似乎出了点儿岔子。”


洛基没工夫理会托尼的调侃,他紧锁着眉头又试了一次,但托尼漂亮的眼睛依旧是巧克力一样的棕色。


“这总能奏效——”洛基一脸困惑,像一只不知所措的猫那样歪着头喃喃自语。


“我们总会有发挥失常的时候,别自责。”托尼彻底放松下来,他可不想被洛基涌这种手段控制。


洛基鼻翼颤动了两下,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深深地看了托尼一眼,转身就走。


“嘿,你要去哪儿?”托尼一把拉住了洛基的手,他必须要阻止他,他不能让他就这么离开。


洛基挑起一边眉毛,却并没有想要挣脱:“和我一起吗,蜜糖?”


“我会一直和你一起,”托尼真诚地说,“可是,洛基,你真的想要王位吗?你曾经拥有过它,那时你满足了吗?”


“当然,一个王当然会想要他的王位。”洛基眯起了眼睛,这个表情让他看起来极具攻击性。托尼叹了口气,他早就发现,洛基的情绪一直很不稳定,经常在上一秒和你说笑,而下一秒就杀气腾腾。


天杀的奥丁……


“可我觉着你只是想当所有人的甜心,”他微笑着安抚说,试图让洛基平静下来,在一切还并非无可挽回之前做最后的努力,“你想要人们在看见你时点头微笑致意,你想要他们爱你——不单单是你的父母,你的哥哥,还有整个世界。”


这番话好像真的在洛基身上起了效果,他就这么呆呆地盯着托尼,眼神温柔,好像小朋友在看一只毛毛熊,可就在托尼胸腔中希望的气球越涨越大时,他突然开始哈哈大笑,完全莫名其妙,简直就像是一个刚从医院里逃出来的神经病。


“砰”,气球破了,托尼深吸了一口气,阖了阖眼又慢慢张开——他还不想放弃。


“你只是太孤独,”他在洛基的大笑声中柔声继续说,“我能明白,因为我在遇见你之前也同样孤独。我造了贾维斯陪着我,我养着小呆当宠物,就像你养着丹斯一样。可这些都救不了我,只有你救了我。”


洛基不笑了。


“闭嘴!”他冷冰冰地呵斥着,可托尼·斯塔克从不肯听任何人的话。


“你想要统治世界只是因为你不想被无视,即使不是被爱而是被恐惧,也总比无视要好得多。”他赶在洛基给他一巴掌之前将想说的话全部倒了个干净。


洛基斜着眼睛瞅了托尼一会儿,竟然又笑了。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停手,”他露出了一个“我看穿了你的诡计”的笑容,“你说这些只不过是想让我停手。”


“不,洛基,”托尼温柔地注视着他,“我说这些是因为我爱你!你掉进了深渊,而我必须把你拉回来。”


“操蛋的我爱你,”洛基终于真正爆发了,那双绿色的眼瞳几乎要冒出火来,伸手一把掐住了托尼的脖子,“你把我送进了监狱,还想我烂死在里面一辈子,如果我不是个神就全完了。”


两人的脸挨得很近,这是他们三年来第一次挨得这么近。洛基炙热的呼吸拍击在托尼脸上,引起他阵阵战栗,让他想拥抱这个伤痕累累的家伙,想吻他直到他再度清醒过来,但都不是现在。


“所以你就用假死的方法惩罚我?”托尼大声说,试图让洛基重新审视那个他们二人都已然明确的事实,“你知道我爱你、在乎你才会用这种方法,因为你知道我会因此而痛不欲生。”


“痛不欲生?”洛基嗤笑着,“我看你活得好好的。”


托尼眨了眨眼睛,然后乖乖张开双臂,示意自己不会反抗,“如果杀了我能让你高兴,那就来啊!我现在没穿机甲,想杀我简直轻而易举。”


“你以为我不会杀你?”洛基狞笑着,单手使力,将托尼整个人举到了半空中。


“我猜是——”托尼勉强回答,窒息的痛苦让他本能地抓紧了洛基掐着自己脖子的手,眼神却依旧温柔而充满挑衅。


“抱歉,你猜错了。”


洛基这么说着,手臂猛地一挥,将托尼整个扔出了窗户。


“Sir,”几乎与此同时,贾维斯的声音从手环中传来,语速奇快但异常清晰,“NO.7准备完毕,是否——”


“命令:不要启动!”托尼艰难地大喊着回答,声音被下落时带动的气流吹得支离破碎,他几乎要无法呼吸了,从四百多米高的大厦掉下去摔死大约只需要不到十秒钟时间,可他却依旧对一件事抱持着执着的信念,并准备用生命来证实。


距离冲撞地面三百米——


“斯塔克,你还在等什么?”洛基站在破碎的落地窗前向下望去,他明明看见那个狡猾的人类偷偷摸摸地戴上了控制手环,为什么还不召唤他的机甲?


距离冲撞地面一百米——


“你是被吓傻了吗?还是真想死?”他焦急地咬着嘴唇,胸口上下起伏着,好像怎么也吸不进地球上的氧气。


距离冲撞地面十米——


Fu~k you,Tony Stark!


就在托尼即将拍在地上变成肉饼时,一团绿光从天而降包裹住他周身,让他整个人奇迹般地在空中停顿了三秒钟,然后从一米高的地方完好无损地掉到街边的露天咖啡厅中,三三两两坐在那儿消遣的客人们都瞪大了眼睛,张口结舌地看着没有穿战衣的钢铁侠出其不意地降临在他们中间。


托尼勉强扶住身边的桌子站稳脚跟,双腿因刚刚的刺激而不停地打着颤。他抬起头微笑着朝洛基挥挥手,后者却在看了他最后一眼后,气势汹汹地转身离开了。


“贾维斯,启动马克七号。”托尼轻快地命令说,全身好像在冬天刚刚喝下了一大杯热可可一样暖和,“是时候拯救世界了。”


=====================


斯塔克大厦顶楼,洛基站在那儿看着即将被激活的宇宙立方,他身着阿斯嘉德战甲,手持心灵权杖,鹿角一般的头盔也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一刻终于要到了,洛基朝天空缓缓张开手臂,准备迎接这历史性的时刻,他将召唤他的军队,他将让一整个世界对他俯首称臣。


“关掉这玩意,洛基!”托尼的声音从空中传来,紧接着,红金相间的钢铁侠降落到洛基身前。


“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洛基摇着头,笑得有恃无恐,“放弃吧,斯塔克,你什么也做不了。”


托尼还来不及再说什么,宇宙立方突然发出一声叹气般的嗡鸣,一道明亮的蓝光直直地向天空射去,仿佛要将之贯穿——事实上,它真的做到了,苍蓝色的天空被撕开了丑陋的口子,一道伤痕般的空间缝隙继而缓缓出现。随着立方的持续供能,那道缝隙越来越大,最后演变成了一扇空间门,如果这时有人探头向里面张望就能看到一支密密麻麻的外星军队正整装待发。


 “所有人注意,这里是斯塔克,”托尼深吸一口气,沉着地在通信里宣布,“迅速前往纽约斯塔克大厦,我想我们真的遇上大麻烦了。”事到如今,也唯有生死相搏,他必须在其他人赶来之前守住缺口,不让敌人的主力军大举进犯。


“你疯了吗?”洛基一把拽住转身想要冲向缺口的托尼,“你这是送死,齐塔瑞人为数众多,你们根本就不是对手。”


托尼奋力挣脱了洛基的束缚,并反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那就帮帮我,”他匆匆说,声音里却带着破碎的祈求,“只要他们闯进地球,我们就都得死。我会死,丹斯会死,许多人都会死。如果你真的在乎这个,就请——”


“你又在逼我选!”洛基怒吼着甩开托尼,“你以为在力量和你之间我最终会选择你吗?你根本就不值得,你现在的一切都会被时间夺走,你的青春、你的英俊、你的幽默,还有你的生命……早晚有一天,你将不复存在,唯有力量才是永恒的。”


托尼抬头望向天空,时间不多了,齐塔瑞军队已经开始嘶叫着从空间门中闯入地球。


“没错,听上去似乎确实不值得。”他一面说,一面出乎意料地打开了战衣的面甲,向洛基坦露出那张他看来脆弱而又可爱的面庞,“可你不会因为不值得就停止爱我,你就是爱我,你会永远爱我,就算我真的不存在了,你也会爱我。”


说着,他双手抓住洛基的肩膀粗鲁地一把将人拖到身边,毫不犹豫地吻上了那因惊愕而微张的嘴唇——下一秒或许我真的会死,或许整个世界都将毁于一旦,或许我们即将刀兵相向,拼个你死我活,但这一秒我要拥抱你,吻你,拥有你,这就是我的执念。


这个吻很短,大概只有一秒钟,甚至可能连一秒钟都不到,洛基都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而托尼也来不及像从前那样用舌头探索整个领地并交换唾液——那只是最单纯的嘴唇相触,就像花朵绽放开来的那一瞬,美妙却又短暂到不祥。


“永别,我的爱。”托尼用力所有的意志力将自己抽离出这个亲吻,无视洛基纠结的目光,义无反顾地向渐渐变大的缺口飞去。他奋力地朝着向他冲下来的敌人开火,齐塔瑞士兵的尸体残骸像烟花一样爆开,然后纷纷散落调零,但很快又有新的敌人补充上来,源源不断。


“斯塔克,情况怎么样?”娜塔莎的声音从通信中传来。


“拜托,你们坐的是牛车吗?”生死关头,托尼依旧死性不改地调侃着,“空间门还没有完全被打开,局势暂时能够控制,但你们必须快!”


“我们马上就到,1分钟。”这是美国队长的声音,沉着冷静,令人分外安心。可就在托尼微微松了口气的时候,一架巨大的、比神盾两栖航母还要大上整整一倍的巨型外星战舰开始向缺口游动过来。


“SHIT!”托尼咒骂着,拼了命地向上冲,想要快速清出一条道路好飞到缺口处,阻止那玩意入侵地球,可那些外星怪物好像根本就杀不干净一般前仆后继地冲向他,并朝他疯狂射击,强悍如钢铁侠也只能就这么被挡在半空中,眼睁睁地看着死亡之轮一点点朝地球靠近。


可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宇宙立方的能量柱突然像短路一般开始闪动,原本越变越大的空间门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


托尼不可置信地低下头看向宇宙立方所在的方向,只见洛基正双手抓着那可怕的幽蓝色立方体,皮肤显现出一种诡异的结晶体般透明的蓝色,他也正抬头看向托尼,那双原本碧绿的眼眸也被蓝色侵占,甚至还向外散射着与宇宙立方相同的蓝光。


“老天啊,洛基——”托尼倒吸一口冷气,再也顾不得闪避敌人的火力,而是大叫着那个人的名字,转身向着恋人加速冲去。他不知道洛基是怎么做到的,可他了解宇宙立方的威力究竟有多大,那可是纯能量体,即使是一个神也难以单独承受。


齐塔瑞人的巨舰还在不断加速向地球挺近,试图在通道关闭之前通过那道门,可就在它的半个舰身已经入侵美国领空的时候,能量柱终于彻底断裂开来,倏然关闭的空间门像切冰激凌蛋糕的热射线一样,轻而易举地将巨舰拦腰截断,遭受重创的庞然大物因为惯性又向前急冲了一段,最后还是了无生机地砸在了纽约的公园广场上。


马克七号的速度几乎超越了光速,可托尼还是觉得太慢,宇宙立方显然已经失控,巨大的能量波开始横向扩散,将斯塔克大厦周边所有楼房的玻璃全部震成了碎片,还在街道上的人们纷纷护住脑袋东躲西藏。洛基则被那蓝色的光波包裹在当中,他整个人都开始变得模糊。


托尼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却本能地明白他又将失去洛基。


“上帝啊,请不要,不要又留下我一个人。”他无声地祈求着,向洛基伸出手,可位于蓝色风暴中心的那个人却朝他摇摇头,又张嘴说了些什么,然后就云烟一样般完全消散了。


“不——”托尼嘶声叫着,勉强在那个人彻底消失之前抓住了那抹绿色披风的一角,紧接着就被风暴裹胁着,跟随洛基一同消失不见了,只留下身后彻底失去后援的齐塔瑞人,嚎叫着进行最后的疯狂……



评论

热度(126)

  1. 一半一半给我来只吧唧熊 转载了此文字
    被这份干净却又复杂,举重又若轻的爱狠狠地击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