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一半

杂食性动物

【恋与制作人】所谓日常(李泽言X原创女主)

神作……转来膜拜~把游戏里那位李先森写活了~~~一个看起来冰山脸,其实内心柔软温暖的好男人~~

千机惊鸿:

李泽言X我流女主


交往设定,OOC归我。


女主设定依旧是那个综合能力很强的大学生,现在正在华锐担任李泽言的秘书。


┓( ´∀` )┏我的文笔和梗都是随机的,想到啥就是啥。


老话:虽然我个人比较要强,但是我的女主还是很可爱的。哪怕她也要强。


重点是老李头真的可爱啊!


这次的小故事是关于女生的亲戚的日常故事。(真·日常


我个人比较喜欢细水长流的故事,最近在练习写细节暖文所以可能会有点点慢热,但是甜饼,毋庸置疑。(有错误我过后会自己回来偷偷改。)


希望我能够写出老李的温柔。


希望不要嫌弃!


想尝试点梗的小天使看这里!(我随机抽人点梗哦!)


 


—————————


 


 


离开了‘前任’之后,我已经在华锐实习一个月了,男朋友对工作严谨的态度能够让我得到充分的锻炼,毫不吝啬的让我去学习一些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能够让我在段时间内得到很好的锻炼,进步飞快。


我担任着男朋友的秘书,接手了一部分魏谦的工作而已——比如整理文件和让李泽言签署文件。


之前在那个公司被‘嫌弃’的策划案,李泽言打算让我重新修改之后在华锐用,虽然听到这个消息我是很开心没错,然而这意味着我需要重新去审核数据然后修改我的策划案,这也很耗费时间。


李泽言也没有客气的将一些资料交给我,从魏谦那里拿到了文件后,我几乎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看这些文件了,我感觉我就像是一块海绵,疯狂的吸收所有我能触碰到的水。


这天我正在将分类好的文件交给李泽言审批,这个时候,那个女制作人来了,为了证明自己公司有足够的潜力让华锐投资,一口大气不带喘的一连串宣言,别说李泽言,连我都觉得大吃一惊。


在这个女制作人——悠然,说完她的宣言之后,办公室陷入了沉默,虽然李泽言还没有回答,但是我大概是知道李泽言的想法的,他对有潜力有胆子去闯的人感兴趣的话,那么就会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比如现在……


“可以,那么下一期节目,就是你们最后一期节目,如果让我看不到你们的价值,那么也就会像之前的合同一般。”果不其然,李泽言说出了他的条件。


那个女制作人得到了准确的回答,欢喜(?)的回去了,她可不想被魏谦再扔出华锐第二次。


“你怎么看?”李泽言突然看向我。


我从自己的思绪里出来:“我觉得你做得对,不过她的公司现在的经济状况确实也让人担忧,既然泽言你觉得有潜力,那我也不需要说什么质疑的话。”我信他多过相信我自己。


“她和你有点像。”


“顽固不灵?”我自黑起来也是没边的。


“……笨蛋,是说像你一样坚持。”感觉李泽言给了我个白眼。


“你就是对我一开始没有选择来你这里有意见吧。”我瞥了瞥嘴,凑上前,亲了一下老爱翻旧账的总裁大人的薄唇。


李泽言伸手揽住我的腰,让我坐在他的腿上,我们会时不时会这样说说悄悄话。不过我被他桌上的台历吸引了注意力。


李泽言的桌上一直都备着台历,上面会有每天的行程安排,一般都是李泽言在这个台历上写写画画。在我来了之后,这个台历上还多出了我的笔迹。


比起李泽言苍劲有力的字体,我的柳体就显得文雅了许多,我拿过台历来看,今天是18号,今天的行程写的很清楚,唯独20号被用红笔圈了出来,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备注和行程,只有一个孤单的红色字母‘R’。


“泽言,这个是什么意思?”


“嗯?你不知道?”李泽言的语调微微上扬。


“我知道?”


“嗯。”简单明了没有任何解释的回答——我已经习惯了。


“那我回头好好想想。”我想了一会想不出来,然后干脆放弃。


今天有些莫名的烦躁,我拉开了左手边的抽屉,很好,我的巧克力早就被吃完了,一直忘记囤货。叹了口气,魏谦刚好从外面推门进来:“夫人,总裁要去制作人那边去看一下拍摄,夫人要一起吗?”


“要!等我两分钟。”快速的收拾好我的东西,踩着我的小高跟,出门。


李泽言已经在停车场了,他看到我的穿着明显的皱了皱眉。秒懂,我真的觉得总有一天我们可以不用交流光靠眼神就可以知道对方的想法。


“这样穿不合适?”我看着我每天都穿着高定西装的男朋友询问。


“高跟鞋。”李泽言皱眉摸了摸我的头顶,“换掉。”


“没事,而且我已经穿习惯了。”这人还在介意前段时间我的脚伤了的事情。


李泽言看我一副坚持的样子,还是让我上了车。坐到后座,我发现了驾驶位后面放了个纸袋,不过还没有来得及看里面是什么的时候,李泽言就坐上车来,虽然我挺好奇的,但是还是尽量把注意力放在了文件上,华锐不是小公司,数据自然也不会少,够我看一段时间的了。


…………


到了拍摄现场,在和悠然碰面之后,秉着学习的态度,我无视了李泽言不太赞同的神情,在片场到处转来转去了解拍摄细节和节目的一些制作环节。


等我停下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我和魏谦说了一声,就去买饮料了。


“冰咖啡,冰绿茶,嗯……我还是买个冰矿泉水好了。”


我坐在一边的长椅上揉着的有些酸的脚踝,虽然伤好得差不多了,不代表痊愈,回去又要被亲爱的男朋友怼了。


在演播厅跑来跑去高注意力的去做一件事情也是很累的,我拧开了矿泉水的盖子,一口气半瓶水下去。然后回到了演播厅,将咖啡递给了李泽言,绿茶递给了魏谦,然后接着埋头去工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觉得空调越来越冷,同时,我也感觉到了身体的一丝不妙的感觉。感觉到两腿间怪怪的,我一边小心翼翼的挪到李泽言旁边,一边想着借口先提前离开。


“李总,我……”我正想说什么,李泽言的动作打断了我。


“帮我去买点东西。”李泽言从衣服的内袋里,拿出了一块手帕,手帕包的很好,“赶紧去吧。”语气有些不爽快的催促我。


我接过了手帕点了点头,走到了演播厅外面,找了个角落躲着,毕竟我不能保证我的裤子的情况,打开了李泽言给我的手帕,里面的东西用透明的小袋子分开装的好好的。


我滴妈!所以为什么李泽言要随身携带着姨妈纸和我的内裤?!?!


我躲进卫生间,更换内裤的时候,呵,一想到这条内裤待在李泽言心口的内袋,就觉得脸上一阵燃烧,简直好比公开处刑。


我回到演播厅的时候,刚好李泽言就看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甚至挑了挑眉。


……妈耶,你个闷骚,我根本就看不懂你的表情,根本不理解你的眼里那种笑意是什么鬼!我要掀桌啊!(╯‵□′)╯︵┻━┻


我慢步走到了李泽言旁边,然后伸手掐了一把他的腰。李泽言不动声色的握住我正在用力的手,然后握在手里。


“吃点这个。”他的另一只手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的手掌很大,上面是用一个透明的袋子装着的黑色巧克力。


抽出手,我接过了巧克力,享受美食。巧克力进嘴巴的第一秒我就知道这是李大总裁亲手做的巧克力,微带着点苦味,吃到最后却是满口的香甜,这个甜味是甜而不腻的。


呵,可能我就要废了,完全应了李泽言那一句‘无法独立生活’。


这下我老老实实的待在李泽言的旁边,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感觉的小腹的疼痛越来越明显,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自己要作死,拦都拦不住。


但介于现在还在工作现场,不管身体有多难受,我面上始终保持着扑克脸,不让自己给李泽言添麻烦。


“希望你们节目播出后能够达到我需要的效果。”李泽言和悠然简单的说了几句,“不要让我失望。”,然后就拉上我往外走。


…………


上车之后,我整个人还有点不在状况。李泽言拿起了那个我还没有来得及看的纸袋,里面拿出了一双平底鞋,放到我脚边,然后抬起我的脚给我换了鞋子。


看着李泽言做完这一套操作,我摸出了手帕给他擦了擦手,然后靠近他,抱住他的颈脖,额头抵着额头。


“你是想让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离不开你吗?”我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贪心的很,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我只要你的时间。”李泽言低着嗓音对我说,他知道我完全无法抵抗这样的声线,说出这样的话。


所以我低下头,将口红全部贡献给了我亲爱的总裁大人。


魏谦在Souvenir停下了车,然后便离开了,走之前还对我挤眉弄眼,疯狂暗示二人世界。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跟上李泽言的步伐,走进了Souvenir。


蔡老今晚不在,我坐在位置上,李泽言给我端了一杯蜂蜜热牛奶,然后进了厨房。


我抿着牛奶,一手揉着我的小腹,尽力让它舒服起来,我看着杯子,满脑子的弹幕。


…………


红酒炖苹果、冰糖银耳樱桃汤和蛋炒饭——这是我的晚餐。李泽言自己则是红酒炖牛肉和马赛海鲜汤。


手上动作不停给我自己喂着东西,我的脑子就开始了各种想法。


“吃东西的时候就不要东想西想。”李泽言轻敲了一下我的额头。我点了点头,认真用餐。


“知道今天做错了什么吗?”用餐完毕后,李泽言盯着我看。


李泽言的语气虽然柔和,但毋庸置疑,他生气了,我头皮发麻开始反思。


“不应该喝冰水。”


“……”李泽言没有说话,挑眉。


“OK……还有不应该穿高跟鞋。”


“……”不吭声。


不是吧……?还有?我试探性的开口:“不应该在空调房里奔波,到处跑?”


李泽言叹了口气:“你知道于我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吗?”我诚实的摇头。


李泽言起身走到我的身边,我让出位置,坐在了李泽言的腿上。


“宝贝。”天,为什么他在训我之前还要如此的温柔的称呼我_(:з)∠)_??


“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李泽言一只手拥着我,另一只手附在我的小腹上,动作轻柔的揉按着。


“虽然我还没有给你戴上戒指,但是我希望你能珍重你自己的身体,就像你之前照顾被繁忙的事务压迫的我一样。”听着他的话,我忍不住将脸埋在他的颈脖。


“你不仅是属于你自己的,现在,你也属于我。不论是身,还是心。”天啊……我知道错了!!!双手环住他的颈脖,用肢体动作服软。


“真的知道错了?”他太过了解我肢体动作了。


“嗯……不喝冰冷的,不过度工作,不能常穿高跟鞋,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要每天都多爱你一点。”毛要顺着撸,哄要用力哄。


“我这是在训你,不要撒娇。”李泽言被气笑。


我用力蹭了蹭李泽言:“你再这样,就显得我很不独立坚强了,我很要强的。”


“你的以后都是要我来照顾的,在我身边,你可以不要独立,你可以不需要过于坚强。”李泽言太清楚我之前是怎么‘虐待’我自己的。


李泽言是一个外刚内柔的人,但是他懂得展示他内敛的温柔,而我却没有办法做到和他一样。


在晚餐过后,李泽言驱车回到了属于我们的家。


…………


洗完澡之后,我站在家里的挂历面前看着挂历上的红色圆圈,联想到办公室里面看到的‘R’。脑子转的飞起。


今天是20号,今天到底是什么重要的日子,重要到要家里和办公室的日历上都有一个记号。


我突然联想到了什么,摸出了手机。我的亲戚向来准时,20天左右来一次,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要特意圈出来的缘故!?!


我伸手将挂历取下来,然后向前翻,翻看着前面的挂历。


31、3、24、25、20……每一个月都有一天被圈起来,每个日期相隔20天左右,如果这样我都还不明白,我觉得我应该回学校读书了——从小学开始重新读起。


我承认我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感情过度敏感,但是……哪有人这样温水煮蛙的呀?感觉最近泪腺崩溃,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李泽言从浴室走出来,用毛巾擦着湿发,看到我在看着挂历抹眼泪。李泽言从背后拥住我:“如果这份挂历惹你不开心了,我们可以扔掉。”


我转身回抱住李泽言低声抽泣:“那我一定是被你宠坏了。”


“那还真是太好了。”李泽言的语调里带着些许开心。


我抬头看着他:“如果我一直都没有发现,你打算怎么样?”我不需要纸质挂历台历,对于陷入自虐状态的我,没有时间观念,所以不需要——所有人都知道。


“那它依旧会一页一页的翻过去,一本一本的垒起来。”李泽言语调轻柔在我的耳边喃喃,“直到真正不需要它的那一天。”直到你我都不再需要的那一天。


“那、那哪有人这样带着自己女朋友的内……衣物放在身上到处跑的啊?”说到这个我就哭笑不得。


“常备无患。”哪里‘常’了?一个月一次而已好吧!


“你日历上的‘R’是不是法语的Règles!?你个法语流氓。”没见过哪个这么闷骚的。


“那是温馨提示,人之常情。”????到底哪里‘常’了????


“那鞋子呢?”


“有备无患。”呵,这个是有预谋的作案啊。


“巧克力呢?”


“你对它情有独钟。”呵,还理直气壮上了。


他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复杂的数学公式,但将所有的数据套入,解析出来答案之后,你会忍不住的开心,脸上会不自觉地露出笑容。因为他的答案,永远是唯一的。


心里的各种正能量感情无限被放大,我顺势搂着李泽言的脖子一跳,双腿夹在他的腰间,李泽言反应很快的托住我。


被抱回卧室的床上,李泽言将我小心的放倒在床上,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要融化在名为‘李泽言’的温水中,将我容纳,加热。


“我还能去演播厅蹦跶么?”我热爱学习,亲爱的。


“过几天我就放你去。”摸头杀——呵,没得商量。


拉灯。


 


 


End.


 


 


_(:з)∠)_在我眼里,李泽言是属于感情内敛的那一种人,说白了就是超级闷骚。所以他的一分行动,你要做到解析出三分。【虽然我感觉我写不出老李十分之一好。


(*/ω\*)前一篇是用来练手的,感觉写的有些繁琐,这一篇我改了很多次,也缩减了很多字数,感觉下次还可以做的更好。


( ・´ω`・ )依旧是没有捉错别字,我回头看到错别字就慢慢修改吧。


(=´ω`=)如果有看到错别字或者哪里错误的小伙伴可以评论提醒我,非常感谢。


┓( ´∀` )┏不知道下一篇写什么,随缘写吧。

评论(3)

热度(62)

  1. 一半一半千机惊鸿 转载了此文字
    神作……转来膜拜~把游戏里那位李先森写活了~~~一个看起来冰山脸,其实内心柔软温暖的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