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一半

杂食性动物

或许未来当我回顾,这也会是很长、很好的一年。

大大这份“年终总结”写得格外贴合我心意。
今年同样步入人生方向抉择的分岔路口,不知道该向左还是该向右。那种迷茫的感觉就像是尾随的鬼影,时有时无,却让人一身冷汗。可日子还是得一天天地过,“梦想”还是不甘心就此搁置,总归还是想趁着心里头剩下那一簇火苗的时候给自己一个挣扎的机会。熬过来了,就是新生;熬不过,最多就是一颗心在年轻的时候就此老去,安于平凡,享用平凡。

月满西楼:

大病初愈,终于能从床上下来,收拾收拾自己这一团糟的一亩三分地。学校非常不介意用寝室标配的凳子劳一劳年轻人的小腰,我早就不满它,换了张躺椅。现在一看,这“早就”已经是两年半以前的事了,躺椅上绑那骨头状枕头的松紧带已然松懈,我怎样拉伸它,都没法让枕头回到靠近头的位置。这才开始感叹,原来人会感到时间在流逝,竟都是在最微小不过的地方。


今天下午的六级很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英语考试,我用不参加来参与,倒觉得完满异常。


虽然没去考试,但时间也不过是用在电脑前,花给剧和游戏;躺着的时候就对着手机,几个小时耗在一个垃圾手游上。这么下来,一天往往只记得吃一顿饭,张开嘴巴和人说的话不超过三句。


我知道一定又会有人告诉我,要注意身体,这样不健康之类的;相熟的人则会问一声“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担忧着是不是那灰色阴霾又找了回来,久久不散。


听起来像是在说北京的天气。


这一年对我来说太漫长了,漫长到我记不起它的开端。曾经对着历史书做笔记的生活对我来说,久远到像是前世的记忆,可那明明就是九月时我还在做的事情。


我很想和你们聊聊天,可总是不知从何说起。


跟北邙聊天的时候,想用指代“古人穿在外衫内的白色交领睡衣”的那个名词,想了足足一分半,后来又借助百度,才想起那词是“中衣”。这个词对我来说本是信手拈来,就算在不写H时也常会用到,结果这次居然忘得这么彻底,实在引人深思。


也是啊,我好像……已经快两个月没有码字了吧。


放弃考历史系的研究生本是为了捡回自己对历史的热情,可是放弃考研就意味着我只能去找工作,毕竟对九月份的我来说,除了历史系,我已经没法再考其他专业了。如果只是想随便找个学校读研,那倒是很容易,可这没什么意义。


我有很多朋友羡慕我做决定很果断,想通了就去干,基本与选择困难无缘(在她们心中我是一个很有主意的奇女子,虽然她们没说出来,但我就是知道)。对她们来说,上次聊天时我还在泡图书馆,这回一看朋友圈:你丫怎么跑帝都去了?!


既然要找工作那得先实习嘛……


鉴于我身边的大多数同学都不是在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实习,我也没个对比,所以一直不知道我这个实习经历算不算清奇。直到前天和一个同在北京实习,而现在已经奔向雅思怀抱只准备出国读研了的妹子聊微信——


“太坑了,你真是太不容易了。”


曾跟我说实习坑爹,坑爹到她直接选择出国读研的她说了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总觉得我的人生已经到了第五季,编剧为了续订无所不用其极。刚去数了一下,发现我一个月为公司拍摄加剪辑了整整二十个视频……嗯,虽然我的正职是坐办公室做报表做ppt写邮件啦。怎么样,我是不是蛮厉害?自己的电脑都剪坏了一次什么的,我爹很生气,跟我讲凭什么他们不给你提供能剪视频的电脑,让你用自己的本子,还不给修?


职场小白……傻呗。


可能是工作压力比较大吧,又重新玩回剑三……怎么说呢,虽然也花了不少钱,但我目前到手的工资还没有我花给剑三的钱多。原来学政治和思想史的时候神烦马克思毛中特,现在只觉得……嗯,资本主义被推翻这种大快人心的胜景,我有生之年虽见不到,但存着这么一个念想,总能让人欣慰一点。


感谢上周末学校的毕业采相,让我可以正大光明地暂时离职。在帝都感冒一个月都没好,基本上每次雾霾就要把肺咳嗽出来。回学校以为自己感冒好了,结果没两天发烧到近39度……大概身体早就在抗议了,只是之前那种压力山大的日子里好强的心理一直在作祟,不允许自己倒下。


写这篇东西,算是一个小小的复健。每天四五个小时甚至更多时间花在游戏上……我只觉得自己真空虚。


2016,感觉人生更艰难了一点。毕竟在我写东西这近十年来的时间里,除非我非常嫌弃自己的构思和文风(有一段时间是这样的),其他没有什么能阻拦我写文。但是这两个月里,我连点开自己前文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所有的遣词造句都用在工作里和人沟通上了,下班之后感觉被榨干,别说开脑洞,有时候连吐槽SB领导都要等到一觉过后。


第一次这么恐慌,再这样下去自己可能就没办法再码字了。


从前总想着要读研,想着搞学术泡图书馆什么的,倒是没想过如果进了职场要从事什么样的工作。这几个月倒是为自己的欠考虑付出了不少代价,除了恐慌,还非常非常迷茫。


来实习坑爹之处诸多,但也有两点好。第一是确实这样的环境能促使人进步,实习能让整个人立刻变身社畜(苦笑);第二算是捡回了信心,毕竟在去实习之前我可是个中重度抑郁要靠吃药才能控制情绪和入睡的病人,而我周围的人……找工作的找到工作,保研的保上研,出国的拿了offer,考研的也多半信念坚定一往直前。人生赢家已经走得很远了,徒留我一个人在这儿,一事无成。


好在,工作做得还算不错。会被领导夸奖,可以考虑要不要转正。但我还是觉得,自己做的事没什么意义。也许是可以提升下面人的服务水平……但对我来说,又能怎样呢。


我总以为自己现在不算中二,但那只是和以前对比而已。就像我最近在看日剧《草莓之夜》,又比如我自己会写探案文《前言》(大概没几个人知道这篇文叫这个吧)……我就总觉得,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想过去警校呢?就像后悔自己没学理科然后去读医科一样……我其实是个相当功利的人,只是功利的点略不一样,我太在意自己所做的事的意义和价值了。在意到……觉得办公室演《甄嬛传》的人生着实无趣,我想要刺激的东西——鲜血或者死亡。


也是啊,最喜欢的朝代是秦,就可以看出我喜欢波澜壮阔的宏大和惊涛拍岸的消亡。


我可以做好我手上的工作,但我很难快乐;不快乐也无所谓,有意义就行啊。可是我看不上“提升xx业服务水平”这种意义,它还不如“赚钱”这样的意义来得实在。于是我就找不到自己坚持下去的意义,然后更加迷茫。


我这个人啊……到底适合做什么呢。只要一项能让我快乐或者让我感受到工作的意义的职业就可以,可是前者我目前还找不到,后者我则已经过了可以去追寻的年纪。听起来是挺像借口的,但对现在的我来说……这段日子就是一片迷雾,而我已经迷路。


朋友考完六级,要去拉萨做义工。我说真好啊……在我在办公室坐得想飞到雾霾之外的时候,我也想过要不要去偏远山区当一阵子老师什么的。


毕竟这颗心只要还跳动在胸腔里,所见就只能是满目疮痍。我太容易被影响,又太在意别人的看法,生活在闹市里的每一天,和陌生人沟通的每一天,都好像在掏空身体,榨干精力。闫哥说起的我心里那块自留地,枯裂干涸,已经快要荒芜掉了。


虽然说了想和你们聊天,但聊这个……大概也没什么人能接话吧。


这一个星期以来,生病,游戏,看剧,一天只吃一顿饭,基本不用太和什么人说话,对我来说就像是一种休养,难得惬意。


大概本质还是软弱的,很想逃避。突然觉得,毕业后一年要是能先不去工作就好了,体验体验人生,做各种各样的职业赚点旅费,然后去偏远一点的地方支个教,听听当地的方言……这样当我在回来面临这个现世的时候,心里会不会是满的?


我不期待2017会更好,只希望自己能别再这么迷茫和心累,这样才有力气面临接下来更加艰难的人生。


所谓年终总结,就只能写成这样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心血来潮又删了,看到的都是有缘的。


谢谢你们。

评论

热度(6)

  1. 一半一半月满西楼 转载了此文字
    大大这份“年终总结”写得格外贴合我心意。今年同样步入人生方向抉择的分岔路口,不知道该向左还是该向右。...